真人社区

返回列表

90后女孩照顾截瘫男友续:杨娜称半年后阎红波无奇迹我会离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19 17: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年前,邛崃90后女孩杨娜义无反顾地放弃苏州工作,回到老家与截瘫男孩#阎红波#在一起,父母与她立下约定:3年之内,如果他能站起来,就祝福他们。3年后,男孩站立的希望仍旧渺茫,父母提醒她搬回家去住,杨娜陷入纠结中。  昨日,杨娜痛定思痛,表示愿意再为这段情缘“续约”半年,半年后,如果他仍旧没有好转,她会听从父母的话,慢慢离开他。阎红波也陷入纠结:想她留下,又希望放她能飞向幸福。

  
  希望
  太多不舍就算离开,他过得好我才能安心
  “即使不能站起来,我也希望他可以在这半年里,能够学会自己多做一些事情,可以自己穿衣、下床,我也走得安心。
  我没办法,父母年纪大了,我要考虑他们。”
  昨日一早,杨娜出门上班前,如往常一样先把做好的饭菜放到阎红波床头的桌子上,又把米和水按比例在电饭锅里兑好,放到床边的地面上,把电源插好。
  杨娜说,总结自己三年的感情,可以说是一半甜蜜,一半苦涩。父母、朋友,都认为阎红波是她的负担,但她并不觉得,“就像照顾小孩子,他不会给我添麻烦;每次我说话语气重,他也从没对我撒过气。”
  她说,自己有很多舍不得,就算离开,也想把他的生活安排好,想给他换电动轮椅,想筹钱给他装修房子,就算不能住,租出去也是一份经济收入,“他过得好,我才能安心。”
  “我不会马上离开他,怕他承受不来,我想慢慢疏远,希望他不要怪我。”前日,在出租房门外,当杨娜与成都商报记者谈起对于去留问题的茫然时,善良的她下意识地走到门口,将门虚掩上,怕房中的阎红波听到。说出自己决定前,杨娜将轮椅上的他推到隔壁邻居处,又走出来十几米远,回头看了一下。
  “我现在打算,再给我们半年时间。半年后,如果他能不靠任何辅助器,拄着拐杖站起来走路,我们就继续;如果不能,我只有离开,没办法,”杨娜说,这算是自己给这段感情的“缓刑”,三年前立下约定时,她原本想的是,如果他能站起来,不管他有没有钱,有没有房,都在一起。
  过了一会,她又哽咽着说,我当时以为他会好,妈妈晓得我任性,我决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才订的“约定”,我没办法,父母年纪大了,我要考虑他们。
  回到房间中,杨娜坐在床上,忽然就流了泪,用纸巾擦了两下,掩面而泣。
  
  纠结
  想努力站起来,她能留下也希望她离开后幸福
  “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没有结果的。
  我怕我有一天会失去你,我很想珍惜你,我根本就不可以没有你;可我又怕我的选择是错的。”
  阎红波心里也清楚,与杨娜和她妈妈的“三年之约”已经到期,但可能是出于害怕和逃避,他和杨娜之间,却一直不敢谈到这个话题。得知杨娜做出的决定,他没有表现出意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其实我希望她留,但是也希望她离开后开心幸福―――我一直很纠结的,对于这个问题。”他说,自己能理解杨娜的任何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怨她,“舍不得,但又能怎样呢?”
  在他的QQ空间里,成都商报记者发现一篇发自2010年年底的日志,正是他们开始恋爱的那个冬天,标题叫做:必须站起来。
  他说,要走出阴影,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责任,自从你的出现,让我重新认识到责任和目标……给我时间,时间是最好的证明,我肯定会站起来,必须站起来。”
  三年过去,伤情依旧。还有没有信心,能不能站起来?阎红波说,其实经历了这三年,自己也觉得希望不大了,但是会努力。他说,自己希望有一个行走器,可以辅助锻炼,“我也希望奇迹能发生,可以站起来,给她幸福。”
  他的空间里,头像用着她的照片,一袭红裙。相册里,还有不少甜蜜的合影。他却不知道,这段美好的记忆是不是走到了头。
 娜娜母亲的心痛:
  希望他能好起来
  更希望女儿能回家
  我不想说这个,想起我就会掉眼泪。这三年来,家里很回避这个问题,娜娜不想聊,我们也不敢问,这是我们一家心头解不开的结。
  我们家在农村,男人就该是家里的支柱,要种地,要生活,娜娜找的人,完全不能当她的依靠,我没办法放心。她爸爸50岁了,身体不好,万一我们没了,他们怎么生活?我担心她苦,三年里,经常要给她送米送油,家里杀鸡宰鱼了,也给她拎过去,以前在家她家务都很少做,现在样样都要自己来。
  三年多前,她跟我说了阎红波的情况,我劝她不要趟这个浑水,想帮忙,可以给金钱、鼓励,但千万不要付出太多感情。可她很坚持,说他跟她承诺了,两年之内站起来,给她幸福。
  当时,我想了很久,跟娜娜说,给他们三年时间。你看,我自己又给添了一年。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小阎的其他家属能接管他,社会能帮扶他,给他好的治疗,好的生活,让我的女儿可以安心地离开,回家来。对于小阎,我更当他是亲人,没有承认他是娜娜的男友。我希望他康复,有好的归宿,他病着,我女儿辛苦,跟同龄人相比,她承担得太多(失声痛哭)。可女儿回家,也从来不跟我抱怨。
  我也不怪小阎,他很造孽,别人的孩子也是孩子,每次看到他的样子,我都不敢跟他聊天。我知道,他很想有个温暖的家。我给过时间,他没有做到,没办法,我同情他,但同情又能怎样呢,我女儿一个人的能力太小了,她的肩膀太弱了。
  娜娜自己追加的半年约定,我肯定不赞成,我希望她赶紧离开。
  我的眼泪止不住了……(采访随之中断。)
  关注
  昨日,他们的爱情故事经成都商报报道后,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临邛镇政府社区管理服务中心主任李俊英称,经过相关部门同意,可以在下一批安置房建好后,将阎红波现在2楼的房子更换成1楼。邛崃市残联也派出专干来出租房探望,表示这周内帮他解决门槛问题,实现居家无障碍。
  邛崃市残联:
  台阶改斜坡方便轮椅出入
  昨日,通过成都商报报道得知阎红波和杨娜的故事后,邛崃市残联派出临邛镇残联专员,到两人的出租房了解情况。此外,6个特别的朋友来探望了阎红波,他们是“轮友互助会”的成员,都是因病或意外,导致截瘫只能靠轮椅出行的病友。平时,他们常互相探望开导,互相加油。
  亲眼看到几位同样使用轮椅的病友来给阎红波鼓劲,却因为这道15厘米高的台阶,只能“隔窗喊话”的场面,残联专员张女士称,按照市残联的流程,全市“居家无障碍”改造将在下半年统一进行,但考虑到阎红波的特殊情况,会向市残联提出申请,希望可以特事特办。下午,好消息很快传来,邛崃市残联理事长郑还琴称,将在一周之内,完成对这间出租房的“居家无障碍”改造,将台阶改造成斜坡,方便轮椅出入。
  昨日下午,临邛镇政府社区管理服务中心主任李俊英与马坝社区主任胡敬枝均表示,在得知阎红波的事情后,经过向各相关部门协调,已经达成一致:如果阎红波愿意等待,新的安置房建起后,可以给他进行调换,保证在1楼。“实际上,当初分配这套房子时,也是给他安置在1楼,只是建成后1楼是铺面,所以才到了二楼,”李俊英称,由于现在建成的小区中没有1楼现房可以调换,等新的安置房建起,会优先满足阎红波的要求。胡敬枝也表示,会为阎红波协调换房以及申请电动轮椅的事情,“社区会尽可能地帮助他。”


该贴已经同步到 天外飞仙的微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QQ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zhenren.com ( 陕ICP备05002229号 )

GMT+8, 2018-2-23 22:14

Powered by DX X3.2

© 2015 ZhenRen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