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社区

返回列表

真人情感秀:当婚外恋人终于走到一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7 23: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口述:飞燕,女,28岁,人事主管</P><P>文字:褚睿雅</P><P>我快神经错乱了,甚至觉得自己还是第三者。</P><P>飞燕说:“好不容易才和他结婚,可是才过了半年时间,他的前妻就来收复失地了。围城里的这个人好像永远斗不过围城外的那个人一样,修成正果的我,无法抗衡俨然是第三者的她。现在,我的婚姻已经摇摇欲坠了。”</P><P>这个已婚男人,不算帅,也不是特别有钱,但就是让我无法自拔</P><P>我的婚姻是经过千辛万苦才打拼出来的。刚开始恋爱的时候,老张还是别人的丈夫。我成了一个让人唾弃的第三者,老张则是抛妻弃子另寻新欢的好色男人。为这段感情,我努力了两年,和他的妻子斗了两年,最后以我“修成正果”而告终。</P><P>和很多女孩子一样,我并不是刻意去成为第三者,只是偶然地发现了一个我喜欢的好男人,但他偏偏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P><P>说起来,我也算是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女人。22岁大学毕业,到一个挺不错的事业单位上班。干了两年,觉得太过于按部就班了,就跳到一家私营公司任职,一年后,我当上了这家公司的人事主管。人长得还不错,能力也不错,所以一直有人帮我介绍男朋友,从机关到银行到老板,都是青年才俊。可我都没看上眼,觉得他们幼稚,直到遇到老张。</P><P>老张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客户,大我10岁,长得不算帅,也不是特别有钱,但他身上有种成熟的魅力,让我无法自拔。认识老张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已经结婚,并且还有个儿子。所以,一开始我对他只是单恋,没想过要介入他的家庭。但老张毕竟经历得多,看我的眼神就知道我对他有好感。</P><P>我这样的年纪,我这样的女人,对一个结婚好几年的男人来说,是一种诱惑,他忍不住回应起我的感情。很快的,我们就在一起了。</P><P>为了爱情,我默默地挨了他妻子一巴掌,终于,赢来了婚姻</P><P>老实说,和一个已婚男人在一起,我很有压力,也很委屈。他不能带我见他的亲戚朋友;参加我的朋友聚会时,说到结婚的话题总是很尴尬;我们不能光明正大地过情人节、圣诞节,他没有办法陪我过周末……</P><P>老张知道我的委屈,所以经常买衣服、首饰、化妆品之类的东西送我。但我和他在一起,并不是为了钱,所以,再多的物质,都不能填补我心中的空缺。</P><P>当了一年的地下情人以后,我终于忍不住了,希望将这段情放在太阳底下,做他的妻子。我向老张摊牌,要么他和妻子小珍谈,要么我去和他妻子谈,告诉她我们已经在一起好久了。</P><P>在我的逼迫下,老张回家提出了离婚。他妻子很震惊,无法相信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说变心就变心了。她把所有的矛头指向了我,到我的公司来臭骂了我一顿,说我是狐狸精,还在我同事面前打了我一巴掌。</P><P>为了爱情,我默默地让她打,让她骂,毕竟,是我抢了她的男人,偷走了她的幸福。但挨骂、内疚,都不能让我放弃和老张在一起的想法,反而更坚定了,一定要把这场爱情进行到底。</P><P>在几方面的压力下,老张终于离婚了,她妻子拿了一部分存款,带了几件衣服就走了。第二个星期,我们就去领了结婚证,两个月后,我们举行了婚礼。</P><P>我们的婚礼很惨淡,除了朋友,双方家长都没有到。他的双亲认定了小珍才是儿媳妇,坚决不肯接受我这个狐狸精,不屑参加我们的婚礼。我的父母,也对我痛恨至极,放着好好的青年才俊不要,一定要去抢个已婚男人。</P><P>对这些,我都觉得无所谓,要和我生活的是老张,只要我们相爱,只要我们觉得幸福就可以了。</P><P>我努力当一个好后妈,可孩子说我虐待他,公公骂我是狐狸精</P><P>幸福,远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由爱情到婚姻,真的是跨入了另一道门槛。</P><P>离婚的时候,老张的儿子浩浩跟了他。我嫁过去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怎么当一个好后妈。浩浩7岁了,正是最调皮的时候,要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我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小孩,所以怎么管好浩浩对我来说简直就像登天那么难。而且,一个7岁的小男孩也懂了点事,对我这个破坏他幸福的新妈妈,多少怀有点敌意。无论我怎么友好,总是能被他整得灰头土脸。</P><P>每次下雨,浩浩总是喜欢跑到花园的树下踩几脚,然后回来很兴奋地往地板上踩,越脏越开心。我努力对自己说,小孩子都是调皮的,只要用心对他,他总会知道我的好。我经常给他买衣服,但每次买了,他都不要穿,说难看死了,只穿他妈妈以前给他买的那些衣服,破了、小了也舍不得扔。每次吃我做的饭,他都说难吃,不是嫌咸就是嫌淡,没有一餐是说好吃的。</P><P>他老是玩得很脏,但却不爱洗澡。更过分的是,还会跑去老张和公公婆婆那里告状,说我虐待他,不给他洗澡,不给他换衣服。老张自然是不相信他的,我怎么对他儿子,他是看在眼里的。但公公婆婆就不这么认为了,他们很疼爱这个孙子,认为我是个坏心肠的后妈。</P><P>为了缓和我们的关系,我和浩浩像大人一样谈心,问他到底哪里不满意。他居然说:“我妈妈说是你害她离婚的,后妈都不是好东西,对我好是骗人的,她让我不要理你。”我真的是无语了,怎么可以教小孩子这些呢?</P><P>儿子是难题,同样的,公公婆婆也是难题。每次我去看他们,他们几乎都是不拿正眼看我的,甚至还会当我的面念叨小珍怎么好怎么好。</P><P>他们家里挂了全家福,是以前和小珍拍的,我婉转地提议重新去拍一张,没想到公公竟然说:“你以为你是谁呀?说换就换吗?我儿子被狐狸精迷住了,但我们的心是雪亮的。” 我这才知道,浩浩骂我狐狸精是哪里出品的了。</P><P>我也明白了,无论我怎么努力,在这个家里,我始终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外来入侵者。</P><P>我越来越多地听到老公对我抱怨,在我面前怀念前妻的好</P><P>或许是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了,或许是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问题太多了,结婚才半年时间,我和老张之间就出现了很多小摩擦。</P><P>老张认为,为了我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拆散了,把一个共患难的结发妻子休掉了,而且还让孩子过上了单亲家庭的生活。作为回报,我应该比他的前妻更温柔更体贴更善解人意。</P><P>但,我当初是因为他的体贴和成熟才爱上他的,自然是希望他能多体贴爱护我。我希望他能经常在家里陪我聊聊天,陪我去参加一些娱乐活动;多给我一些惊喜,比如在节日送我礼物什么的……但结婚后,他基本上就没做过这些事情了,以前的激情全部都消退了。</P><P>受了儿子和公婆的气,我自然而然会向老张诉苦。一开始他还好言好语安慰我,但时间长了,就不耐烦了,觉得是我处理不好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甚至还说:“你怎么就不能向小珍学学?她可不会这样?!”怎么可以把我和她比呢?</P><P>一开始还只是小摩擦,但时间久了就起了争执。夫妻之间只要有了第一次的争执,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或许是我真的不如小珍,饭菜没她做得好吃,衣服没她熨得平整,家里没她收拾得干净……</P><P>我越来越多地听到老张对我抱怨,在我面前怀念小珍的好。他越怀念,我越愤怒,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越差。</P><P>他的前妻每周都来家里报到,帮我收拾屋子,比我还像女主人</P><P>小珍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半年前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们正在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是小珍。我不知道该关门,还是该让她进来。浩浩从厨房探出头来看了一下,立即就哭着冲进了她的怀里,边哭边说:“妈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母子俩抱头痛哭,老张也很动容,我只能是很尴尬地站在边上。</P><P>那个晚上,他们三个在客厅待了很久。11点多了,浩浩才依依不舍地放小珍走。小珍承诺每个星期都来看他。临走的时候,她冲我笑了一下,我觉得她的笑很有深意,让我浑身发冷。</P><P>之后,小珍每个星期都来报到。有时候是晚上来,每次都会陪浩浩玩到很晚,给浩浩洗好澡、讲完故事再离开;有时候是白天来,还会买菜过来,做浩浩和老张爱吃的几道小菜。</P><P>小珍对我很客气,没有恶言相向,但每句话都是话中有话。浩浩和老张去打电脑游戏的时候,她会帮我收拾屋子,比我还像女主人。我搬进来住之后,没有对房子再装修,她跟我唠叨以前是怎么选家具的,哪个小饰品是哪次和老张一起去淘的……我都快被她弄得神经错乱了,甚至觉得,她还是他的妻子,而我还是一个第三者。</P><P>我对老张说,要不让浩浩跟小珍住一段时间,省得每次都要跑到我们家来,这样她很累。老张说,小珍现在是住在她一个好朋友家里的,带浩浩住不方便。</P><P>很多周末,她以怕我尴尬为名,把我老公“拐”出去</P><P>她的入侵让我很难受,这点老张也感受到了。而小珍正是利用我的难受,把我逼到了另一个境地。</P><P>以前他们的来往都在我的眼皮底下,后来,小珍以怕我尴尬为名,每个星期都带浩浩出去玩,而浩浩每次都会把老张也拖上。一开始,老张还顾忌我的感受,但每次都会在浩浩的哭闹下屈服,后来,很自觉地就跟着他们一起去。</P><P>很多个周末,我都是一个人在家里黯然地度过。我跟他们去过一次,但我很悲哀地发现,我跟着只是自讨没趣。有浩浩在,老张不可能顺着我的意思。他们三个出去过以后,小珍再来,总会向我炫耀老张买给她的东西。老张说,都是小珍要他买的,不是他主动要买的,但我总是忍不住要难过。</P><P>小珍能堂而皇之地入侵我的领地,就是因为她有浩浩这个筹码。我对老张说,我想要个孩子,我也老大不小了。但老张说,目前管浩浩一个就已经够烦了,而且我和浩浩的关系还是不好,等过两年,我和浩浩融洽了再要孩子,否则会更加难相处。</P><P>有小珍在,我怎么可能和浩浩搞好关系呢?</P><P>我和小珍也谈过,让她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她笑着说:“我只是来看儿子的。”但我分明觉得她是来收复失地的。我让她离老张远点,没想到她说:“他是你老公,你自己不会去和他说?就算我们真有什么,充其量我也只是个情人,管不了你老公!”一番话把我说得哑口无言。</P><P>后来,她很卑鄙地对老张说了我们的谈话,而且还加油添醋。老张很生气,把我说了一顿,觉得我无理取闹,一点都不大方,我们已经很对不起小珍和浩浩了,现在是他做出补偿的时候。</P><P>我还能说什么呢?唯一能做的就是气不过地和他吵一架,但我们越是吵架,他就越是和小珍、浩浩频繁出去。现在,他们每个星期都出去,找不同的地方玩,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P><P>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半年了。小珍很厉害,把当初我给她的伤害如数还给了我。可我还是爱老张,不想失去这段婚姻,但我没有办法阻止小珍的入侵,她有足够的理由。我该怎么办呢?</P>
 楼主| 发表于 2008-2-7 23: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P>己所不欲,勿施于人</P><P>看了这个故事,我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P><P>不,我不是想对飞燕做任何道德审判。我只是为她的幼稚和浅薄而哀伤。即使不必去每天看她的人生真人秀,千里之外,我也知道,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必然又活着一个不快乐的女子。而她的不快乐,并非由于命运选择了她,而是她选择了命运。她选择这样的命运,与其说是因为无知,不如说是因为自作聪明。</P><P>从飞燕自述的口吻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相当自负,而且相当地自以为有主见。“工作后我周围有许多的青年才俊,可我总觉得他们太幼稚,一个也看不上,直到遇到了成熟有魅力的老张……”</P><P>你觉得周围的同龄人幼稚,难道自己就成熟了?任何人在任何年龄段,都有他/她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美,在不同的场合,也会流露出不同的深浅度,你走进过几个人的心灵,就能妄言一个人幼稚或者成熟?一个再幼稚的男人,在要保护自己的配偶和孩子的时候,也会一夜之间长大。一个再成熟的男人,在家庭里,在亲人那里,也可能是稚气、脆弱、任性的……你对人性,知道的实在太少,凭着一厢情愿,就扎进了一个人生的困境。</P><P>任何时候我都不赞成人去追求已经固定伴侣的异性。好比你走在路上,看到别人戴着顶特别的可爱的帽子,也许商场里是买不到一模一样的一顶了,难道你就扑到人家头上去抢?或者拿一叠子钱砸在人家面前去收买?或者施用诡计骗来?商场里漂亮的帽子还有千顶万顶,戴在人家头上好看的不见得戴在你头上好看,戴人家头上合适,未必就合适你的头围,即使抢过来了,拿到手里你会发现已经磨损了,沾了头发油了,挂破丝儿了……</P><P>你说你为什么就非要干这个呢?我不信天下除了老张没有合适你的人了。只是你抑制不住眼前的欲望,你抑制不住人生的贪恋,宁可透支信用、透支人生、透支尊严,也要这顶“帽子”!</P><P>何况,血缘关系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法拆开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替代一个母亲在一个孩子心中的位置?他的儿子,他的父母,可以说都是你这次攻城之战的受害者。儿子因为你,不能每天和自己母亲一起了,家不再完整了。他的父母因为你,成了别人眼里的笑话。失去了有了多年感情的儿媳妇,老来还要看着儿子家变,换了你,你乐意么?他们是你这段感情的受害者,你还指望他们能用常态接纳你、喜欢你?就好像你打了人一耳光,你还得让他们对你笑,这可能么?</P><P>而你,也付出了很多。你正常的人生快乐,你做人的尊严,你爱情的明朗,你父母的快乐和脸面,都被你付出了。</P><P>可以说,这件事里,没有谁是赢家,目前唯一还算赢利的大概就是老张了,前妻后妻,儿子爹妈,他可一样没少。闹得好,还能享个齐人之福呢。</P><P>你猜测得一点没错,小珍是来反攻了,而且招数是受了高人的指点,要不就是自己痛定思痛之后得来的大智慧。</P><P>你胜算有几何?</P><P>假若你能忍气吞声,挂着名做妻,忍着当妾的事实,这段婚姻维持下去,小珍终于有一天会疲惫不堪而退却,届时你将获得你千疮百孔的胜利。</P><P>假若你不甘不忍,和老张起而斗之,天时地利人和,你一样都没有,结局只有大败出局。人家夫妻复婚,一家三口团圆,你躲在一隅承受狐狸精的例牌骂名。</P><P>从你把一腔情思系在一个已婚男人身上起,可以说,这一切都已经注定。别跟我说什么“情非得已”、“爱不可控制”——这些胡说八道是骗小姑娘的,一个成年人连控制自己感情的理智都没有,你如何能控制自己的幸福?</P><P>我一点儿都不同情你。</P><P>人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一直以来我强烈地推广和宣传这句话,但请勿忘记——那是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基础之上。</P><P>我不是一个好的心理医生,我没有对来倾诉的人尽到最大的认同和宽宥……但我的愤怒,是为了悲伤飞燕的命运而起,我不是要谴责你,我只是觉得,你完全可以有一个更好的人生。</P><P>假若,你不打算从已经获得的城池中退却,那么,我还是给你一些实用的建议吧:作为胜利者,你在面对他前妻的挑衅时,只能委曲求全。你只消抓紧老张,这人到中年的男人,离弃了你,不会再有这样的艳遇了,他也不会轻言放弃。你得以不变应万变,没有这种非常忍功,小三是出不了头的!其次,你也可以生自己的孩子,如果你们的经济能够养得起两个孩子的话。孩子确实是家庭最好的黏合剂,也是取得你公婆谅解的开端。</P><P>容我再说一句,即使一切风浪都过去了,即使一切破洞都被你堵塞了,你最终安全了,你惨淡地胜利了……以你聪明伶俐、漂亮性感的青春,就赌来这样的人生?我替你,不值!</P><P>日光之下,并无新事</P><P>不止一次看到过有关婚姻状态的统计数据,都说再婚家庭的成功率要远远低于第一次婚姻。原因大同小异,很多当事人可能都经历过飞燕目前的尴尬。似乎也正印证了那句老话——日光之下,并无新事。</P><P>我们可以想象二次婚姻和首次婚姻的基础差异,就好比是裁缝做衣服:一个用的是整齐的新布,只管一刀剪下去,干脆利落;另一个却要先将旧衣拆了,摘去密密的线头,熨平深深的褶子,将就着重新拼凑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若是那旧衣足够宽大松散,这活计兴许还能做得顺利些,若是它原本就太紧密促狭,难度可就不一般了。而且如此辛苦做成的产品,无论如何也不能称为完全的新衣,或多或少总带些旧衣的痕迹,还有那些掩饰不住的缺憾。</P><P>飞燕和老张的经历,其中固然有故事中的每个人物起到的负面作用的推动。</P><P>但在这当中,起最关键作用的人,还是老张。因为无论在哪个阶段来说,他都不能算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而这种不负责任,也正是导致事态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内在原因。老张的行为模式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当压力袭来时,顺势做个墙头草,而由此产生的后果,则由被他牵连的人们去分担,去解决。他自己则表现得像是一个无可奈何、委曲求全的无辜者,只需避开矛盾焦点,让所有人都对他足够宽容。</P><P>飞燕,你应该让老张承担起本来就属于他的责任。你要做的,除了反省自己的情感经历,在教训中学习和成长,另外恐怕也要作好思想准备去付出一定的代价,事已至此,只有勇敢面对。因为是由自己的失误和不当引起的,所以,这也是公平的。</P><P>看了这个故事,我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P><P>不,我不是想对飞燕做任何道德审判。我只是为她的幼稚和浅薄而哀伤。即使不必去每天看她的人生真人秀,千里之外,我也知道,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必然又活着一个不快乐的女子。而她的不快乐,并非由于命运选择了她,而是她选择了命运。她选择这样的命运,与其说是因为无知,不如说是因为自作聪明。</P><P>从飞燕自述的口吻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相当自负,而且相当地自以为有主见。“工作后我周围有许多的青年才俊,可我总觉得他们太幼稚,一个也看不上,直到遇到了成熟有魅力的老张……”</P><P>你觉得周围的同龄人幼稚,难道自己就成熟了?任何人在任何年龄段,都有他/她独特的不可替代的美,在不同的场合,也会流露出不同的深浅度,你走进过几个人的心灵,就能妄言一个人幼稚或者成熟?一个再幼稚的男人,在要保护自己的配偶和孩子的时候,也会一夜之间长大。一个再成熟的男人,在家庭里,在亲人那里,也可能是稚气、脆弱、任性的……你对人性,知道的实在太少,凭着一厢情愿,就扎进了一个人生的困境。</P><P>任何时候我都不赞成人去追求已经固定伴侣的异性。好比你走在路上,看到别人戴着顶特别的可爱的帽子,也许商场里是买不到一模一样的一顶了,难道你就扑到人家头上去抢?或者拿一叠子钱砸在人家面前去收买?或者施用诡计骗来?商场里漂亮的帽子还有千顶万顶,戴在人家头上好看的不见得戴在你头上好看,戴人家头上合适,未必就合适你的头围,即使抢过来了,拿到手里你会发现已经磨损了,沾了头发油了,挂破丝儿了……</P><P>你说你为什么就非要干这个呢?我不信天下除了老张没有合适你的人了。只是你抑制不住眼前的欲望,你抑制不住人生的贪恋,宁可透支信用、透支人生、透支尊严,也要这顶“帽子”!</P><P>何况,血缘关系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法拆开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能替代一个母亲在一个孩子心中的位置?他的儿子,他的父母,可以说都是你这次攻城之战的受害者。儿子因为你,不能每天和自己母亲一起了,家不再完整了。他的父母因为你,成了别人眼里的笑话。失去了有了多年感情的儿媳妇,老来还要看着儿子家变,换了你,你乐意么?他们是你这段感情的受害者,你还指望他们能用常态接纳你、喜欢你?就好像你打了人一耳光,你还得让他们对你笑,这可能么?</P><P>而你,也付出了很多。你正常的人生快乐,你做人的尊严,你爱情的明朗,你父母的快乐和脸面,都被你付出了。</P><P>可以说,这件事里,没有谁是赢家,目前唯一还算赢利的大概就是老张了,前妻后妻,儿子爹妈,他可一样没少。闹得好,还能享个齐人之福呢。</P><P>你猜测得一点没错,小珍是来反攻了,而且招数是受了高人的指点,要不就是自己痛定思痛之后得来的大智慧。</P><P>你胜算有几何?</P><P>假若你能忍气吞声,挂着名做妻,忍着当妾的事实,这段婚姻维持下去,小珍终于有一天会疲惫不堪而退却,届时你将获得你千疮百孔的胜利。</P><P>假若你不甘不忍,和老张起而斗之,天时地利人和,你一样都没有,结局只有大败出局。人家夫妻复婚,一家三口团圆,你躲在一隅承受狐狸精的例牌骂名。</P><P>从你把一腔情思系在一个已婚男人身上起,可以说,这一切都已经注定。别跟我说什么“情非得已”、“爱不可控制”——这些胡说八道是骗小姑娘的,一个成年人连控制自己感情的理智都没有,你如何能控制自己的幸福?</P><P>我一点儿都不同情你。</P><P>人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一直以来我强烈地推广和宣传这句话,但请勿忘记——那是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基础之上。</P><P>我不是一个好的心理医生,我没有对来倾诉的人尽到最大的认同和宽宥……但我的愤怒,是为了悲伤飞燕的命运而起,我不是要谴责你,我只是觉得,你完全可以有一个更好的人生。</P><P>假若,你不打算从已经获得的城池中退却,那么,我还是给你一些实用的建议吧:作为胜利者,你在面对他前妻的挑衅时,只能委曲求全。你只消抓紧老张,这人到中年的男人,离弃了你,不会再有这样的艳遇了,他也不会轻言放弃。你得以不变应万变,没有这种非常忍功,小三是出不了头的!其次,你也可以生自己的孩子,如果你们的经济能够养得起两个孩子的话。孩子确实是家庭最好的黏合剂,也是取得你公婆谅解的开端。</P><P>容我再说一句,即使一切风浪都过去了,即使一切破洞都被你堵塞了,你最终安全了,你惨淡地胜利了……以你聪明伶俐、漂亮性感的青春,就赌来这样的人生?我替你,不值!</P><P>日光之下,并无新事</P><P>不止一次看到过有关婚姻状态的统计数据,都说再婚家庭的成功率要远远低于第一次婚姻。原因大同小异,很多当事人可能都经历过飞燕目前的尴尬。似乎也正印证了那句老话——日光之下,并无新事。</P><P>我们可以想象二次婚姻和首次婚姻的基础差异,就好比是裁缝做衣服:一个用的是整齐的新布,只管一刀剪下去,干脆利落;另一个却要先将旧衣拆了,摘去密密的线头,熨平深深的褶子,将就着重新拼凑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若是那旧衣足够宽大松散,这活计兴许还能做得顺利些,若是它原本就太紧密促狭,难度可就不一般了。而且如此辛苦做成的产品,无论如何也不能称为完全的新衣,或多或少总带些旧衣的痕迹,还有那些掩饰不住的缺憾。</P><P>飞燕和老张的经历,其中固然有故事中的每个人物起到的负面作用的推动。</P><P>但在这当中,起最关键作用的人,还是老张。因为无论在哪个阶段来说,他都不能算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而这种不负责任,也正是导致事态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内在原因。老张的行为模式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当压力袭来时,顺势做个墙头草,而由此产生的后果,则由被他牵连的人们去分担,去解决。他自己则表现得像是一个无可奈何、委曲求全的无辜者,只需避开矛盾焦点,让所有人都对他足够宽容。</P><P>飞燕,你应该让老张承担起本来就属于他的责任。你要做的,除了反省自己的情感经历,在教训中学习和成长,另外恐怕也要作好思想准备去付出一定的代价,事已至此,只有勇敢面对。因为是由自己的失误和不当引起的,所以,这也是公平的。</P>
 楼主| 发表于 2008-2-7 23: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P>我也成功颠覆过一个家庭,我们的婚姻持续一年就结束了。当初我也是因为喜欢他,而不顾道德谴责扮演了一个第三者,为了得到那个男人不惜拆散了人家的家庭。原以为我们在一起后会很幸福,谁知道,结婚以后,我们之间就没了激情,仅仅半年,我们俩就像一对在一起生活了七八年的夫妻那样相互厌倦了。</P><P>他的女儿跟着前妻,厌倦了我以后,他开始借口去看女儿而和前妻频繁约会。他们毕竟是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夫妻,也许没有激情了,但相濡以沫的感情却让他们彼此牵挂着。</P><P>后来我们平静地分了手,如今他已经和前妻复合了。</P>
 楼主| 发表于 2008-2-7 23: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P>婚外情之所以让人恋恋不舍,是因为它带着偷情的神秘。打个比方,偶尔吃一次鲍鱼、鱼翅的时候,会觉得那是人间美味,但天天拿鲍鱼、鱼翅当饭吃,它也就是普通的食物而已了。婚外情也是同样的道理,转为婚内情以后,整天在一起,它变得和每天吃饭一样普通,还有什么激情可言呢?</P><P>从婚外情转为婚内情,很多人还会戴上一个枷锁。毕竟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那种内疚会纠缠一辈子。为什么飞燕会对小珍无计可施,就是因为她对小珍有内疚感。如果飞燕一开始就是正妻,而小珍是个第三者,试想,飞燕能这么容易屈服吗?</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QQ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zhenren.com ( 陕ICP备05002229号 )

GMT+8, 2018-1-22 22:09

Powered by DX X3.2

© 2015 ZhenRen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